首页 > 农业机械 > 正文

TPP临终 东南亚贸易没了引擎

发布日期:2019-10-29 15:25:07 来源:青海农业资讯网

  一年多以前,《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成员国宣布完成谈判,而这样的高光时刻未能持续太久。一年后,特朗普意外当选美国下届总统,并宣称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退出TPP。最失望的可能并非它最初的主导者,而是大洋彼岸的东南亚国家。后TPP时代RCEP能否最终补位,东南亚的贸易新局备受关注。

TPP临终 东南亚贸易没了引擎

TPP临终 东南亚贸易没了引擎

 

武汉专业治疗癫痫  TPP梦碎 “群主”退出怎么办

  当地时间11月29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参院全体会议上就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宣布将退出一事表示,“不应受他国影响或跟从他国,而是作为日本应提出理念并坚持信念。现在不应动摇”。重申将在本届国会推进批准手续。

  尽管安倍还在固执地坚守,但由美国所主导的TPP正走向瓦解却是不争的事实。“上任第一天,美国就会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特朗普的表态让渴望入局的东南亚国家瞬间梦碎。

  东南亚国家一直是TPP最重要的一块拼图。新加坡、马来西亚、越南和文莱四国为此协定的缔约国,而泰国、印度尼西亚等国虽然暂时没有缔约,但一直寻求加入。由于TPP中并未涉及中国,因此被以越南为首的东南亚国家视为崭新的机会。

  长期在纺织等中低端制造业上与中国存在激烈的竞争关系,一旦把中国排除在外的TPP协议最终签署,越南、马来西亚等成员国的中低端制造产业预期会迎来一次爆发性增长。这同时也加快中国国内中低端制造企业向这些国家转移。

  同样使诸多东南亚国家受益的,还有随协议生效而开放的美日等发达国家的国内市场,美日市场的巨大需求将使东南亚国家的制造业产品不再发愁寻找销售的出路。世界银行因此曾预测,到2030年,TPP将使各成员国的GDP平均提高1.1个百分点。其中,越南GDP将增加10%,出口更将大增三成,成为大赢家。新加坡的出口也将因此增加7.5%。

  2016年2月是TPP距离成功最近的时候。经过多年艰难的谈判过后,TPP的12个成员国终于达成一致,并在新西兰首都奥克兰正式签署了协议。只要各国国会通过,就可以真正实行。

  但问题也就出在了这临门一脚上,由于牵涉到众多利益集团,同时也由于各界人士对未来风险不确定性的担忧,TPP在各主要协议国国会一直未能获准通过。直到11月21日,特朗普直接宣布美国将彻底退出TPP谈判。

  马来西亚国际贸易和工业部长穆斯塔法说,特朗普的表态让马政府感到“失望”,在TPP憧憬无望的背景下,马政府执政的基本盘正在受到冲击。同样在上个月17日,越南总理阮春福明确表示,因为不具备“审议的基础”,本届国会不会再安阳哪看癫痫看的好审议TPP。同一天,越南通讯社特意发表声明越南经济不会因TPP流产受到严重影响。而此前,越南一直被视为TPP的最大受益者。

 

  冒险入局 政治经济内忧外患

  东南亚国家积极申请加入TPP的背后,实际上蕴藏着深厚的经济诉求,即利用TPP协议带来的广阔国外市场和产业转移解决自己的国内经济增长问题,进一步以经济增长解决国内尖锐的政治问题。

  一直积极申请加入TPP的泰国可以说是东南亚国家中政治动荡的代表:从1932年确立君主立宪政体以来,80多年间爆有没有治疗癫痫的偏方发政变竟达20次之多。这种现象有着深厚的经济原因:泰国多年以来工业化进程缓慢,整个国家仍然以落后的第一产业为主。在增量改革无法实行的情况下,占国家人口多数的农民改善生活的需求只能通过“剥削”中产和富人阶级来进行,这就给泰国带来尖锐的社会阶级矛盾,进一步导致了长期的政治动荡。

  这些武汉治癫痫的中药偏方大全政治、经济危机,不仅在泰国,在众多别的东南亚国家之中也广泛存在。在越南,长期面临国内通货膨胀严重的困扰,严重影响国内消费者与企业的信心,导致内需疲软,还在最近爆发了针对外国投资者的暴力事件;在马来西亚,腐败严重,政府治理能力退化,激发民众的广泛不满,货币贬值严重,反对派与执政党长期对峙。

  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是整个东南亚历史上都令人难以忘怀的一个黑暗时刻,从当年7月2日泰国宣布放弃固定汇率制,实行浮动汇率制开始,一场金融风暴席卷整个亚太地区??在短短一年时间里,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这些东南亚国家全都不能幸免,甚至因此发生政局动乱。距离这次噩梦19年之后,整个东南亚再次来到了风暴眼边缘:经济增长乏力、资本外逃严重、货币贬值……

 

  救命稻草 RCEP能成功补位吗

  在TPP已经失败的背景下,东南亚国家本身也已经对这一协定进行反思:泰国《民族报》上月底摘录观点指出,TPP的失败在于它是一个为政治利益集团服务的协定,而非致力于成员国民众的福祉。“这份迄今不能公开的协定是西方大国贸易巨头和利益集团的特权化身,其他成员国的贸易一旦不符合它们的心意就会被诉诸它们预先设定好的法律。真正的贸易协定应当基于每一个国家的相互尊重,基于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TPP无法继续实行,经济还要寻求突破,在这种形势之下,东南亚国家转向由中国主导的RCEP也就成为了必然的选择。

  越南与马来西亚的经贸部长却都在刚刚结束的APEC利马峰会上表示,在当前国际经济形势不确定的情况下,愿意将推动自由贸易的重心转向由中国推进的自贸进程。

  RCEP协议(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于2013年提出,目前东盟10国和包括澳大利亚、中国、印度、日本、新西兰和韩国在内的地区贸易伙伴正在进行谈判。

  与TPP不同,虽然中国一直被视为该地区贸易协定的主要推动者,但RCEP的各参与方更为平等,而该协议也被视为美国主导的TPP协定的替代物。

  例如,在服务贸易领域,TPP协议中包括金融开放条款,允许发达国家直接在本国提供金融服务,预计会对发展中国家造成很大冲击。而在RCEP谈判中,各国已同意以负面清单为最终原则,并考虑到发展中国家的实际情况,过渡期可正面提出开放项目。

  在TPP条款中,在发达国家的主导下,有包含投资者-东道国争端解决机制的条款。该法律机制使得各种不同类型的私人投资者可以对东道国提出国际仲裁诉求,可以绕过东道国国内的争端化解和政策过程,还可能获得大额货币赔偿。而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因为国情和国际仲裁法律成本的问题,并不支持这一机制。目前正在谈判的RCEP协议也倾向于不支持此机制。

  “TPP是一个高版本的自由贸易协定,它具有很强的政治意味,而RCEP的包容性则更强,对于东南亚众多发展中国家来说是一个更合适的协定。”中国社科院亚太与全球战略院社会文化研究室主任许利平在接受采访时说。(全景网)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