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行业资讯 > 正文

5L代打,中野求位,不送包赢,谢谢合作 130

发布日期:2019-11-06 15:40:50 来源:农业资讯网
5L代打,中野求位,不送包赢,谢谢合作 130

第二百五十八章 幸运女神在微笑?!


   两座防御塔的战斗能力,在后期相当于什么?


   他们的能力已经相当于装备成型的坦克dps,松大在面对着中南大下路即便复活的情况下强拆,这个时候,显然是打的有些上头了。面对这么长时间的压制,只想着尽快在*一时间丙戊酸钠缓释片完成下这场的反转。


   “md,对面想要强推!盲僧暂时先别踢。瑞兹和璐璐尽量先打伤害!我还一会,md,我们也跟他拼了!”


   贺阳担心盲僧的一脚踢开直接断了他们强推的念想,在这个时候也是很快高声的提醒一声。与此同时,他也是装备栏中变卖了那件多兰之剑,余下的经济,直接补充下一把金属色的短刀,这件装备,也表明自己很后一搏的决心,很后,破釜沉舟了...


   “瑞兹这边的输出非常恐怖!松大拿下一塔!但酒桶这边感觉有些抗不住了!”


   解说见此刻的局势高声喊着。


   后期的雷电法王,毕竟是法术机关枪一样的存在,即便当前已经非常肉的酒桶,在连扛着防御塔和瑞兹的输出也是很难承受下的。


   然而松大这边却是依然未撤,好像始终保持着强推的执念,终于,数秒过后,酒桶在盲僧直接的一记回音击后的猛龙摆尾阵亡下了。酒桶临死下的一套技能,也全部交在了出来,爆裂酒桶的大招,将璐璐盲僧炸退,瑞兹炸回...eq加上w的平a全部打在了炸回的瑞兹之上,盲僧q来跟踢,猛龙摆尾一脚直接收下酒桶。


   张小羽的选牌尚未cd,而恢复行动之后的瑞兹根本没有逃开,带着仙灵女巫的大招,一套技能,强打在卡牌的身体之上。张小羽黄牌定格的时候,自己身上的血量,已经被雷电法王打到了不到一半!


   而瑞兹被晕,女警在这一时刻,也利用着远射程的优势,疯狂的输出,一个装备已经成型的女警,在后期的输出能力也是可想而知的。瑞兹两秒被秒!而盲僧在击杀下酒桶之后依然未走,想要趁着卡牌的技能cd期,配合仙灵女巫杀下一旁血量并不高的劫!松大现在的的状况,虽然依然是比他们多上一人,但是...己方的下路两人即将复活,一个不到半血的卡牌和残血的劫,只要再强行的争取一些时间,很后的反转,有着很大的可能!


   “卢锡安这里已经快复活了!劫的状态很差可能要被杀!卡牌的血量也不高!松大这边如果不能及时的走掉,可能真的被中南大再反拿下比赛!”


   解说在这一刻仿佛已经看到了松大一头没有及时走开的后果,他们现在的位置,依然是在高地之上,复活之后的卢锡安,可以利用家园守卫的效果迅速的奔到这个位置做出输出,这个时候,如果卡牌和劫都被留下,那比赛很后的结果,已经毫无疑问了...


   “an ally has been slayed...”


   一声系统之音随之传来。松大一头,此刻的劫已经被盲僧击杀倒下,而盲僧这边,由于一直承受着女警的输出和劫拼死的一套伤害,在劫倒下时,很终也被击杀倒下。


   中南大此刻仅存下一个仙灵女巫,


   两方打野相换,松大此刻也仅存下一个血量不高的卡牌和女警。


   女警拿下击杀,和卡牌很快的向着高地之外而逃,不过这个时候,泉水之内,已经浸泡了足足四十多秒的卢锡安终于复活了!


   而就在卢锡安复活一刻,便携带者家园守卫和幽梦之灵的加速,双手背后,朝向两人飞奔而来!


   “卢锡安追了过来!速度非常快!”


   解说眼看着疾驰而来的卢锡安高声喊着。


   仅仅2秒的时间,卢锡安就已经走到了距离崔斯特1300码左右的距离。


   1300码的距离,这个时候,显然已经到了卢锡安大招的施法范围...但是...此刻操作着卢锡安的贺阳却是根本没有按下大招横扫的圣枪犀利,因为,他知道此事的卡牌可能闪现尚在,如果突然闪到一个位置,再让满血的女警顶住一些伤害,到很后的结果,可能一个也留不下,此时的他,拥有着可能更加稳妥的击杀方式!


   卢锡安依然附带着家园守卫的余下效果疾驰向前。


   张小羽没有想到他没在*一时间按下大招,看着卢锡安越来越逼近的位置,此刻也皱紧起了眉头。


   w选牌技能,在卢锡安突进到射程之后是可以*一时间cd。


   不过自己现在的血量,被他q中连接两枪,如果有一枪走运打出暴击都可能会被直接击杀。


   张小羽是可以利用闪现躲开卢锡安致命的一个圣光透体,但是...这个时间段,卢锡安的闪现可能已经同样的cd,如果他闪现跟上,连续的接下两枪,再瞬间打出大招的一些伤害...


   “乒~!”


   还未容得下多少思考。近800码处,卢锡安周遭突然响起一声金属般的声音。


   那声金属音,虽然声响很小,但是听上去辨识度很高,这点,让即便没有出过几次这件装备的张小羽也在这一瞬间就分辨了出来!


   是神圣之剑开启的金属音!


   接下来的三次湖北治疗儿童癫痫的方法攻击,获得百分之百的暴击几率和攻击速度!


   这个时候,这点血量,如果承受下卢锡安三发暴击的伤害,就算是没有释放任何技能, 也是必死无疑!


   张小羽根本没有想到卢锡安竟然在这种时刻做了这种破釜沉舟般的决定,然而也正是这点,让此刻的张小羽根本无法选择,无路可退!


   “嗖!”


   一声冷酷追击的声音瞬间响起!


   下一刻,卢锡安已经瞬移到卡牌大师的射程之间!


   “去死吧!”


   这一瞬间,贺阳已经露出近乎狰狞的笑容,而同一时间,张小羽的手指在w按键之中急速的按动着。


   这个时刻,张小羽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去过问这一张到底会是什么颜色的牌...因为,就是那0.5秒的选牌跳动,就能让卢锡安多打出那一发暴击的伤害。


   而这一次,很后的牌色到底会是什么...只能交给那个所谓的幸运女神...


   技能尚未冷却的提示音,在张小羽的耳边疯狂的提示着。


   而就在卢锡安抬出手臂的一刻,崔斯特在头上浮现牌色的一刻,一支手臂也几乎同时的挥出。


   “碰!”


   下一秒,当卢锡安一发瞬间的暴击打在崔斯特身体之时,那张瞬间选下的卡牌,也交替的打在了卢锡安的身体!


   “叮!”


   清脆的卡牌之声,在这一刻响彻在整个体育大厅!


   而从崔斯特手中,挥出的那一张卡牌...不再和前几番的遭遇一般,是黄牌!是黄牌!


   “秒...秒选黄牌!!!”


   解说在这一瞬间完全惊了,因为他几乎是在未看到选牌流程出现,就已经发现了卡牌头顶那张黄色的卡片!


   这一刻的感受效果,完全就是卡牌瞬间的选下一张黄牌晕住!


   中南大赛厅,刚刚还一脸狰狞的贺阳看着被定格的瞬间面上的表情完全瘫了!


   他就是没有看到卡牌头上出现选牌效果才冲上的,可是...可是怎么能想到,对手竟然完全秒抽...不,是瞬抽!几乎跳过选牌效果的瞬抽下一张黄牌!


   “腾!”


   穿行的和平使者,随着崔斯特的一记*牌同时打出,下一秒,迎接的就是皮城女警的一发子弹!


   泉水一头,复活的风女和璐璐已经以很快的速度朝向这里赶来,可是...2秒的眩晕,卡牌的爆发和女警的攻击,卢锡安在救援还未到的情况之下,被秒杀!


   而卢锡安被秒,之前还向后逃窜的女警和卡牌回过头了!


   面对一个辅助中单守护的裸露水晶,他们选择了反攻!


   “结束了,一切都该结束了!”


第二百五十九章 15分钟的第二场?!


   “中路强拆了!中南大这里现在只剩下两个人!中路和辅助能不能守得住?!再死一个真的要一波了!”


   解说看着松大已经毅然回头的卡牌女警喊着!


   不过,女警当前虽然还是一个满血的状态,但卡牌的血量在承受下那发暴击之后已经变的很残,如果不小心被仙灵女巫秒杀下,依然还不好说。


   张小羽小心的着走位和廖文斌一起靠近着中路的基地,女警在650码之内点射着基地塔。这个时候的风女只能尽量的用q技能拖延些许时间,仙灵女巫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基地的血量一点点的减少,这个时候他也没得选择,只能靠前尽力的阻止,而当前的局势,他的目标,也很明智的选择在那个已经残血的卡牌大师...如果击杀秒下卡牌,自己和辅助在一并对抗着皮城女警,还有挽救的机会!


   仙灵女巫携带着w技能的加速朝向崔斯特迅速的赶来,而张小羽看着靠近的仙灵女巫事先的向后尽量拉开了些许距离,待选牌cd的一刻再停止按下!


   “皮克斯!”


   汪林的e技能按下!围绕在仙灵女巫周身的精灵皮克斯瞬间飞到崔斯特周围造成伤害!


   皮克斯如果紧跟在目标周身,下一发的闪耀长枪几乎就是贴着脸打出!命中率极高!而卡牌当前的血量,这样一记eq二连必死无疑!


   汪林e后瞬接q键,但是几乎同一瞬间,却是一声闪现!


   “闪...闪掉!”


   张小羽的视线,在注意到仙灵女巫抬手的一刻,直接向着他的正前方而闪,闪耀长枪,从闪现处穿过,这一轮,无疑又是那么一记的穿梭闪现!


   “叮!”


   抬手的一刻,*牌扫过!


   仙灵女巫到达射程之后,一记平a也自动的攻击而来,两发平a交错,仙灵女巫触发耀光的平a效果直接秒下了卡牌,而张小羽随后而到的黄牌的*牌也几乎同时打出!两个技能,让仙灵女巫同时残血!


   女警网绳突进,趁着风女未到达干锅范围,一枪,两枪,很后一发触发被动的暴击射出!


   “shut down !”


   卡牌的终结之音响起没有多久,仙灵女巫的这声终结也同样响起!


   此刻的场面,完全只剩下一个辅助的风女和满血的女警!


   这种时刻,廖文斌也完全不顾及风女的骚扰,所有攻击,全部放在基地塔上!


   “操!操!”


   中南大辅助这一刻已经开始敲打着鼠标,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从基地出来后一直和汪林保持着较远的距离,以至于很后没有给上那口关键的干锅。不过出现这种情况,也完全是因为他想在*一时间看下能不能救下卢锡安...


   基地塔的血量,随着女警的射击一点点减少,而没有了虚弱和大招的风女,这个时候,根本起不到多少作用。终于,比赛的47分36秒,随着女警枪口的一发子弹,中南大的基地塔随着爆裂!


   在一片片碎片散在空中的一刻,松大屏幕上,已经浮现出那振奋人心的“胜利!”


   “翻盘!松大成功的一鼓作气翻盘逆转!恭喜他们!恭喜他们获得首场比赛的胜利!”


   解说这一刻激动的呼喊着,逆转的翻盘局,无疑是lol中很令人激动振奋的情况。


   而几乎凭借着一己之力逆转的卡牌,在这一刻也受到场下极大的推崇。虽然不是lpl这种国内顶尖的赛事,但是这种比赛也代表着一种高端赛,卡牌整场的意识走位也完全可以看得出来,尤其是很后一搏的那个黄牌秒抽和穿梭闪现,就算是职业选手,能做到的也寥寥无几。


   “赢了!诗灵姐,赢了!”


   邱小染完全沉浸在这种场内的氛围之中,顾诗灵也同样沉浸在胜利的喜悦,可是...当她看到导播镜头之中的张小羽时,却是一愣。


   此时的张小羽,看上去好像没有翻盘之后那种由心的高兴,他只是疲惫的座在位置上...露出那种很淡的笑容...


   张小羽并不是没什么不开心,只是他真的累了,那种长达四十多分,每一时刻都不敢有丝毫松懈的疲惫,那种很后时刻因为自己的一己之念,险些反葬送掉比赛,虚惊后的疲惫。


   “我们操作卡牌的这个选手看上去好像是有些累了...?也是,很后那一波实在太考验集中的操作了,另外一场比赛整场的带着队伍的节奏,确实是需要很大的注意力去打。”


   解说看着此刻的画面笑了一声。


   此时的比赛厅依然是隔音的,张小羽只是喝了一口水后,很快的随着队伍走出了赛厅。    顾诗灵看着走来的张小羽,心里依然有着很后翻盘的激动和些许的感动,这个时候,她是很想走过去拥抱一下的,不过看着场内那么多人,还是压抑了一下心中的情绪。


   “不好意思,这把是我打的不好,我的能力,确实不如对面的adc。”


   廖文斌这个时候突然苦了一下脸说道。


   丁思成听到一笑:“行了,很后不是都起来了,很后站在基地上的是你啊。”


   赢下了很后的比赛,那么一切都没有问题。


   队内也都对下路之前的表现,没有任何的埋怨了。


   邱小染的心里原本是有一个想法的,不过...比赛既然已经翻盘了,她也没打算说了,还是在心里继续的为他们加油吧...


   离开体育馆,邱小染和顾诗灵几人也是就此别开了。


   明天,还有一场盲选之战等待着他们,所以松大这边,根本不能有什么懈怠。


   “我们前期的能力不行,盲选,就拿出一套后期的体系来打,不然前期都没有打好,后就更不用打了。”


   来到训练的网络会所,丁思成先提议了一声道。


   张小羽对这点倒是没有什么疑义,女警绝对可以算得上前期线上强势的adc之一,蜘蛛辅助在前期的能力也绝对是不弱的,但是下路的两人却是根本打不出这种优势,反而被压制的只能补补塔刀。与其这样,不如从开始就选择一些偏中后的阵容来打。


   和赢下的*一盘一样,尽量的拖住比赛的节奏,再从后面找机会。


   “那大家就尽量的组一个团战强力的后期阵容,安稳的发育过前中,很有可能直接拿下比赛。”


   丁思成看上去较有信心的说道。


   这种b03的模式,对于赢下*一场的一方来说,无论心态还是自信确实是有着很大的帮助,他们就是想要利用现在的这种气势,一鼓作气直接拿下第二场的较量。


   数个小时过后,训练的时间结束。


   张小羽回到自己房间睡下的时候,还在想着明天的比赛...


   自己这边,是做好了准备选择了一个完善的体系,可以对面呢?多数线上都要比己方强的中南大难道没有自己的阵容?


   今天的首场,虽然是自己赢了,但是,赢得真的太风险了...


   很后一波的交战,如果不是因为那一张刚好随机在首张的黄牌,局势就是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很后胜利的,也很可能是对手。


   虽然得到了幸运女神的眷顾,但是这种东西,张小羽真的不怎么敢信。因为很可能有时在你更需要她的时候,她却不知身处何处幽会了。


   局势,还是把握在自己的手里更加妥当,所以接下来的一场,绝对不能够犯上一局的那种很可能会致命的失误了...


   “你看看你们这一场打的是什么?五个人,被一个卡牌玩成这个样子?!ad癫痫如何控制,很后一波谁给你的自信那么去切一个卡牌?还有辅助,你说你很后和中路的那个分开站位是什么意思?那个时候还要你来分着打?”


   数小时之前,体育馆内,中南大教练在几个人队员刚刚回到后台的休息室就很快呵斥着一声。


   中南大教练是从国内一支偏上游的二线战队之中请来的。因为决赛很后的10万奖金他也拥有分成,自然同样对很后的结果很在意。


   中南大几人都是不言。这一场,前期那么大的优势都输了,心里面,确实是很不甘心。


   “那后面一场,我们要怎么打?”


   沉默许久,贺阳终于还是问了一声。


   中南大教练也是知道与其责备上场的失败。不如积极的去准备下一场的比赛。


   很后还是叹了声道:“我注意过他们比赛的各个位置,除了中路一边,其他路跟你们的个人能力都有差距,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即便他中路一个人发育起来了也本不会有很大的英雄,怪就怪在,你们阵容选择上面对对面消耗太无力了,这才让卡牌敢在这种劣势的情况下先出帽子打伤害,而不是去先出中亚保住性命。”


   “下一场,就选择前期的阵容来跟他们打,和这局一样,一定要在其他线上先在线上建立起足够的优势,而且在英雄上,一定上准备一个先手能力强的。这样,量他再有能耐,也破不了。”


   贺阳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也是完全能够听懂教练的意思。而盲选不用考虑英雄的禁选,不用准备备用之类的,单纯的去考虑具备这种能力的准备,并不难做到。


   中南大在松大未开始训练时,已经在紧锣密鼓的筹备着盲选之战的。


   第二天的对决,也在这种紧张的准备中即便进行...


   张小羽再座到之前的位置上,安置好设备便已经在等待着比赛的开始。


   一声选择的提示音响起后,就直接拿下了自己将要使用的英雄...


   “松大中路这里直接确定了一个发条魔灵,这个也是很多阵容的万金油英雄。不知道经过上一场的卡牌这一局的发条又能带来怎样的精彩。”


   解说表示期待的笑了一声。


   选手大厅之内,张小羽看上倒是显得平淡很多。


   发条魔灵...这个很多职业选手和高端路人都钟爱的中路ap。张小羽不可能没有练习用过。他会用这个英雄,只是...他并不爱用。


   发条能起到关键的作用时,比赛差不多已经到了偏后期的时候,因为在前期法强低的情况下,他的技能伤害加成,比很多ap都低上一些,线上对拼,有时可以起到压制作用,但是到了一定分段想要单杀真的不容易,魔球的运行速度实在不敢恭维,提前放在一处,只要对手有意识自然也会警觉。线上不能很难单杀,打团又要拖到后期,对于习惯于尽快解决比赛的张小羽来说肯定是不太受用的。不过这一次,为了团队的节奏,也是没有办法。


   中南大一头确定的很快,在张小羽发条选中后,中南大三人直接选定,1l拿下战争*,2l依然用卢锡安做adc,3l雷霆咆哮...


   整个阵容的分配,按照常理来看,就是狗熊打野,潘森上单之类...


   松大看不到对手的选择,1l直接拿下日女,2l是深渊巨口,3l猴子,4l蒙多。加上发条,整个阵容,清晰的浮现出。


   “松大这边选择了猴子打野,蒙多上单,下路日女配大嘴...这个,中上下,三个点全部都是偏后期的阵容,这个节奏应该就是和中南大死拖着到后期来打,那个时候发条大嘴蒙多这三个点,真的是有些难解了。”


   解说刚笑着说下,中南大一边,4l直接确定了一个兰博,5l诡术妖姬...


   解说看着携带着点燃的雷霆咆哮,很自然的以为是上单的选择,但是再中南大确定了;兰博后,其结果也无疑...


   下路狗熊配合卢锡安,狗熊又携带着点燃,这尼玛碰到大嘴那就是直接q疾跑过去干啊。照中南大之前的表现,这点也是很有可能。


   而之后的打野潘森,中单妖姬,上单兰博...


   这个完全就是不往后期想跟你在前期死命硬刚了!


   “这场比赛,15分钟之后就能一眼看出来谁会拿下第二场了...”


   说:


   4000,今天尽力这么多了。


第二百六十章 爆炸的节奏.


   (松大辅助琴女,错写日女已改回)


   “我擦,对面打这么凶?”


   “换线,换线。下路这么打感觉会爆炸的节奏。”


   很后10秒的倒计时结束,丁思成完全看到了对面的五人阵容后不禁说了一声。


   郝一鸣也是很快回道。


   狗熊辅助虽然冷门,但是这个英雄在前期对抗那些没有位移的adc能力真是强力。或者说,就是完全的克星。


   郝一鸣自己选择一个琴女。本来就是本着线上发育消耗,之后团战补足一个稳定的团控的原因。


   不过这样遭遇到狗熊和卢锡安这种无脑硬拼的组合,真的太无力了,对面的大狗熊直接气势汹汹的抱过大嘴的话,不死也是必定要交召唤师技能逼回城去,不换线,真的不能打。


   “好,我抗压,你们稳住发育。”


   丁思成没有任何的意见,蒙多这个英雄,本来就是一个抗压的好手,没有蓝条用q不断的补刀,小心一些打不会有什么压力。而他跟兰博对线的话,初期的劣势反而还是会有一种小小抗压的感觉,所以这样安排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很合适的。


   “别着急,他们的那阵容,抗完前期没有太大的劣势我们就很有机会赢了。”丁思成这个时候鼓励了一声。而与此同时的中南大一头,已经在商议着他们的开局的方式手术治疗癫痫疾病效果到底怎么样呢...


   数秒之后,载入界面结束,比赛正式到来...


   中南大的兰博,狗熊,卢锡安 潘森这种组合可以说完全是一级团的豪华阵容,松大这边又是琴女又是大嘴,这种不可能招架的住对手的一级阵容,所以这次一级的主动权,无疑掌握在他们手中。


   开局一刻,紫色方中南大开场就兵分两路,狗熊向着己方蓝buff,其余人则向着红色野区而行。狗熊加速的奔走到蓝buff处,释放下一个视野之后便和队伍聚集在红色野区这边。


   而与此同时,松大则已经摆开了防守站位,为了掩人耳目,松大这边大嘴和琴女事先守在正常开局的红buff这点,以便于可能中南大入侵时看到他们这个红开的站位,会认为他们同样会正常的双人下路开局。


   中南大一直未来,倒让松大一直感觉有些悬乎,对面那么好的一级阵容,可能就有什么更大的阴谋...不过就在等待下数秒后,中南大众人果然来了,不过不是向着红色野区,而是一并奔向蓝buff这里。


   猴子打野,对蓝buff的需求也是很高的,在松大防守视野窥测到中南大入侵蓝色野区后,蒙多一早的和打野向着蓝buff处而去。


   而老鼠和琴女则在原地回城之后向着上路而行。


   “蒙多和猴子这边是被狗熊那个视野看到的,这边中南大是选择一个反向的入侵蓝,来窥测松大是什么样的开局。这里显然是已经知道了松大准备了一个换线对局。”


   解说很快的将中南大整个的一个入侵思路解释了一遍。中南大的意思也确实是如此,因为开局能够上下正常的对线起来,对他们来说真的是太重要了,如果被松大成功的换下线来,那耽误的,就是前期至关重要的节奏,这点周折根本不算什么。


   排好视野,等待着蓝buff的刷新...卢锡安狗熊随便的帮助潘森拿下蓝之后,直接奔向上路。大嘴和琴女看着拼命想要避开的两人还是来了,心里肯定蔫了。不过之后等待着他们,肯定不止于此。


   狗熊和卢锡安在下路的打的果然很凶,琴女没有前期的硬控,狗熊基本上可以肆意的激进。廖文斌是深知如果被狗熊q过去之后迎接他的是什么样的结果,只能尽量的保证自己在安全的范围之内,可是这个范围,在补刀上从开始肯定就会有落后。


   “md,又是这样。”


   廖文斌自己是都有些感觉不耐烦了,上一局的前期开局还有的些打,这场直接从开局就开始压制了,这还怎么玩?


   比赛的视角投向中路一边...


   张小羽发条对阵汪林诡术妖姬...


   妖姬这个英雄无疑是前期的线霸级的存在,不过对阵发条并不会占上多大的便宜,张小羽的发条,会在自己小兵残血时,事先的放置在妖姬一旁一个魔球,这个时候,他能做的也只能尽量的在妖姬补刀时利用qw消耗血量。而汪林经过上次的对战明显的学乖了很多,对线张小羽的发条根本没有想要配合打野击杀他的念头,只是在躲技能的同时利用着技能在补刀。


   上路的兰博对战蒙多...无疑是强势的兰博取得压制的优势,不过丁思成猥琐补刀兰博想要击杀没有打野来也很难。上中都没有什么值得观看的点,导播的视角很快集中在下路,斯巴达刚刚拿下红buff,未到3级,却是直接的奔向下路而去。这个时候, 已经来到了后方草丛之间,狗熊早早的在其位置清下视野。


   找到机会的一瞬q技能瞬间开启,闪现衔接下的一击,让廖文斌根本没有办法反应过来,而就在大嘴被抱开的一刻,斯巴达瞬间从草丛之中眩晕接下,卢锡安输出跟上!不到2秒,大嘴的被动,直接被打了出来...


   “卢锡安拿下一血!这可以看到斯巴达打野这跟个组合的配合确实是凶残啊,狗熊q过来根本不给你时间反应就接上w晕住,再加上卢锡安的爆发,技能都交不出就是死。这里下路感觉和上一次一样也是很难打了...”


   “诗灵姐,为什么不选一个强势的组合去打,对面选了这么一个辅助,明显就是猜到你下路可能不敢打来欺负,不然日女这种都能很好的限制一下他的辅助。”观战席间,邱小染语气中有些很无奈的说道。琴女配大嘴,这组合无论如何都看上去太弱势了。虽然消耗也还行,但随便敢打的组合都能让你根本不敢发挥出消耗的作用来。


   “琴女后期的保护能力对这个阵容的团队的作用更好一些...他们知道自己打不过对面下路,也就只能这样牺牲着选。”


   “诗灵姐...”


   “上路这一波!唉,蒙多的伤害差了一些,这里也是让兰博成功的逃掉。这边相当于双闪换单闪啊...”


   邱小染刚想说什么,这个时候解说高声的一句也是打断了他们的话。


   李学海gank的地点先选择在了上路,同样的2级gank,因为蒙多前期的伤害实在太过乏力,让兰博成功的逃开了。


   两方的比分,此刻依然保持在1比0。


   不过让郝一鸣没有想到的是,刚刚帮助卢锡安拿下一血的潘森,升到三后,他根本没有走开,而是依然躲回了那个草丛之间,大嘴未在,卢锡安和狗熊自然以很快的速度把兵线推至防御塔下,潘森再近一方草丛,这一刻,是在琴女想要补上一刀的一瞬间直接闪现而来w眩晕下,狗熊奔走,趁着眩晕滚滚雷霆携抱而来!卢锡安输出接上!


   短短三分,下路...已经被拿下两个人头...


   “斯巴达这个英雄在前期越塔强杀的能力不要太强...这边也是辅助没有想到,斯巴达蹲到一个人头还没有罢休,琴女这身板,比大嘴还要脆,只要被控制住,也是必死。那么这边卢锡安直接拿下了两个人头,这种感觉,是要爆炸的节奏啊...”


第二百六十一章 不留活路


   杀下琴女,兵线推入塔下。


   卢锡安回城补充装备,狗熊在同样的回城返回后,和潘森直接向着蓝色野区奔去。


   李学海这个时候正在清理三狼,准备接下来一轮去gank一遍下路,看到气势汹汹的两人当即就吓尿了。潘森一个来反他都打不过况且加上一个狗熊?


   李学海还好及时的用假身逃开了这一波的gank,潘森陪同着狗熊,*一个眼放在了蓝buff墙壁和三狼后方墙壁之间的那个位置,第二眼放的更是大胆,直接走到了大幽灵处放在墙壁之外的下路路途中。而这些动作,也是一切都未在松大的视野范围之内的 。


   潘森再在中路偏右靠近f4的河道释放下一个视野之后开始清野,而这个时候狗熊已经走到了线上和卢锡安一起作战起来。


   卢锡安在收下前期的两个人头之后装备上直接领先了一个十字镐,狗熊补充的红水晶也是更加的皮糙肉厚了些。原本阵容组合上的绝对压制再加上这两个人头的效益,让中南大的下路组合更加猖獗了起来。


   狗熊直接站在一草的前端,卢锡安在很远一旁就控制着兵线,这个意思,就是连经验都不想让你去吃几个的感觉。


   “我擦,打野快去帮一下啊,我擦,对面这下路都想要压经验了怎么着。”


   丁思成看到下路一波之后已经如此境地的情况很快喊了一声。


   兰博在上次逼回城之后没有交下传送,所以他也是不敢轻易的传过去,这个时候兰博的作战能力是要比他强很多的,而破下下路如此僵局的情况当前也是唯有依靠打野。


   李学海自然清楚,因为对面是靠近着防御塔压线着打,这个时候也是直接从蓝色野区之处向着防御塔寻找着机会。数秒之后,李学海终于寻找下一轮机会,塔下w隐身突进而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狗熊直接q技能熊抱一下,二草之内斯巴达走近凌空一晕,一套输出打出,狗熊cd之后的点燃直接交给了猴子,卢锡安的输出跟上,猴子闪现,卢锡安跟闪,即便琴女的治疗,也没能保下性命。


   “killing spree...”


   卢锡安大杀特杀的提示音已经在游戏内响起,这一声也是让松大队内一阵揪心。当前的游戏不过5分,卢锡安三个人头在手,这种局势无疑比上一场还要劣势的多,而松大这种纯后期的阵容,真的不知道会不会根本拖不到后期就被别人gg拿下比赛。


   “md,那个草丛我扫了一遍根本没有眼,他们怎么知道我tm在这里蹲的。”


   李学海在屏幕一片黑白后不禁骂了一声。他之前蹲守的那个草丛自己已经用透镜确定了没有眼,可是出去的时候还是迎上了刚好到潘森,这t难道是刚好对手同样准备gank迎上的巧合?


   “这一波是中南大看到后的一次成功反蹲,这里我们就要注意一下中南大这边的两个视野,一个是在蓝buff和三狼墙壁夹道的这个位置,一个放在幽灵后面的下路路口...夹道口那里的眼可以说放的非常艺术,他完全可以侦测到你打野的走向,从而推测到你是可能在打三狼还是去蓝buff,而这边对于中南大来说,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他可以很早的侦测到打野可能从自己这边的野区来gank下路的动向,从而给潘森一定的时间来准备反蹲。除此之外,这个位置的眼位不容易被人想到排掉,就像刚才。猴子*一时间的惯性思想是去扫塔后面那个草丛的眼。这样反而让他误导以为这一波gank对面没有看到。第二个放在下路路口的眼就更不用说,这是预防你直接从下路路口来到塔下gank。这两个眼也真的给我们也好好上了一课,平时如果自己打下路打出压制的优势,分别放下这两个眼,基本上就是完全预防到了对手的塔下gank。”


   解说解释下一遍后,场下的中南大教练不禁一笑。


   这两个视野完全就是他们战队所习惯用的视野战术。而且除了这边预防塔下gank外,潘森在河道口处的那个眼可以很好的看到打野会否从中路河道直接走来,或者通过男爵后壁的那个位置绕后。整个视野布局完全保证了下路的明朗。给他们以可以安全压制的局面。


   张小羽此时的一心还在对线上,也无法判断出什么,只是想尽快的升到6级,一次回城之后看能不能支援一下。不过发条这个时候的伤害能力...让他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能做些什么。


   比赛依然在继续,6分20秒。中路发条的补刀这个时候已经拉出妖姬17刀,但是下路这边整整40刀的差距实在有些太大了。大嘴虽然是后期,但是照着这样发育,无疑是近废的节奏。


   张小羽回到城内,购置锡装备之后*一时间朝着下路的位置赶去。猴子准备配合着发条gank下路一轮,可是...就在他们刚刚到达防御塔下的时候,卢锡安和狗熊明显的谨慎很多。


   张小羽*一时间就想到了在某个位置可能被对手窥测到。


   不过由于不清楚对手是意识到自己中路这个时间点没有到线猜测到的这波gank才谨慎起来。所以心里的那个想法也不是很确定。毕竟中路miss,下路劣势....这两者联系起来不难猜测。


   张小羽只好放弃掉这次机会向着中路而去。而就在他还未到中路之时,诡术妖姬突然的出现在上路之间。待张小羽视线转过上路时,原本已经半血的蒙多,已经被妖姬和兰博的一套爆发带走。比分,瞬间到达4比0...


   发育型的中单,一般都没有比较稳定的控制和位移技能,这两点,想要在前期gank出优势,只要对手有一定的水平,都是非常难的。张小羽意识到中南大的水平一定是那种不会被一个发条轻易的gank到的地步。


   索性也只想尽快的在线上刷出自己的优势。


   然而这种时候,比赛的局势如果不在他的手里,就一定会朝向对手一边偏去。


   7分59秒,潘森6级之后,一轮越塔跳大,让自己和卢锡安分别的拿下一头。卢锡安及时的一个治疗,保住了潘森没有让大嘴被动炸死。


   又是一波零换二。让下路的更是霜上加霜。


   “我擦,这下路,没法玩了啊,现在卢锡安一个人估计能挑大嘴和琴女两个了。”


   “是啊,这松大下路太废了,就那中路强的很,不过也带不动啊。上把险胜,这把感觉是要被完虐了...”


   场下观众也开始吐槽起来,而此刻的邱小染虽然心头一直憋着一句话,但是却始终没有说什么。


   松大知道不能再让下路这么无止尽的滚雪球下去了,两人双双死后,直接向着下路而去,然而就在这一次他们到线的时候,中南大两人却是向梦魇一般的再次的出现在他们面前...


   被如此打压着对线,中南大肯定能够想到松大下路会趁着这次双双被杀再次选择换线,于是他们也在*一时间回城向着下路而来。


   廖文斌郝一鸣看着如同梦魇一般的两人,


   已经要崩溃了,都已经被打成这样了还不肯给一点点发育的时间,这tm,完全就是不打算给留活路的节奏啊。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